三一集团官方网站

专题报道

大山深处的呼唤——贫寒学子家庭见闻录

发布日期:2007-08-22 |
分享
加入收藏关注:

  总有一个声音让你无法忘怀,总有一种感动让你泪流满面。
  8月11日,由宣传文化部余天羽、李玥斯、龚纪芳和我以及人力资源部曹巧林组成的贫寒学子家庭采访摄制组一行5人,从长沙出发,南下到永州,经邵阳再往西,过雪峰山到达怀化新晃、麻阳等县市,一路翻山越岭,总行程两千多公里,采访了正在三一实习的圆梦学子杨迪国、黄明飞、田收、莫湘华四人的家,与他们的家庭、亲人和成长环境进行了一次零距离接触。
  四天的行程中,摄像机真实地记录了这些贫寒学子背后的艰辛,一路上,我们看到了农村的一种现状,体会到一种精神,也感受到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赤贫的大山
 

  我们的第一站是杨迪国的家——大庆坪乡毛坪里村,那是永州零陵区一个最偏远的山村,而杨迪国的家就在这个最偏远山村里最偏远的一个组。
  杨迪国的家几乎徒有四壁,没有像样的桌子像样的床,奶奶睡房里一个炉子和一个瓦罐凑成了所谓的厨房,唯一的电器就是角落里一台老化的小风扇。昏暗的灯光下,杨迪国端起一个吃剩的辣椒碗告诉我们,这就是奶奶的早、中餐。
  从共青团永州市零陵区委书记彭定国处我们了解到,这个偏僻的地区贫困家庭年收入不足两千元,也就是月收入150元左右,而杨迪国的家可能更少,没有经济来源,在外打工的父母能维持生计就已经很不错了。
  我们去的那天,杨迪国70多岁的奶奶正好去大山采集一种可以入药的植物山胡椒,冒着生命的危险,从早上7点多折腾到几近天黑,挣到的是区区25元钱。
  与杨迪国的家一样,怀化麻阳县立坪乡坡顶田村莫湘华的家也深藏在大山深处。
  原来的小木房间已经破旧不堪,靠政府救助的简陋小屋,经常是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屋子里,莫湘华床上凌乱、潮湿的被子就是前几天山雨的“杰作”……
尽管出发前对四个学生的家庭有过一定的了解,但当我们真正站在大山窝窝里那孤单的被称做家的破旧木屋、土砖房前时,不愿意也不敢相信,一个孩子的梦,竟然能从这里起飞!
  大山深处的赤贫一次次震撼了我。
  大山没有赋予这里的人们丰富资源和宝藏,没有给予这里的孩子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优势,却成了这里贫穷的根源,一座又一座的山带来的是闭塞、落后和交通的隔绝。没有去过的人绝对不会相信,杨迪国读书要步行近3个小时到达山下离家8公里远的湾夫小镇,然后才能等上一趟去零陵市区的学校,这一趟就是近90公里的路程。
  在去杨迪国家的路上,山路的崎岖颠簸,让我们租来的一辆小面的两度爆胎,我们也不得不徒步上山,这让我深深体会到大山的孩子要走出大山的不易。
  都说大山、湘西风光优美,但我却无心欣赏。看着雪峰山山坳里零星的接近原始的房子,想象他们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鲜有的经济行为让这里几近一贫如洗。看着光着身子在小河里嬉戏和光着脚丫在吊桥上奔跑的小孩,我想象着他们的将来会是怎样。车上杨迪国则充满期待地告诉我们,他们山上将修一个电站,到时也许会有一条可以通车的路通往他家。
  在莫湘华空无一人的老房子里,这个平常话不多的孩子向我们回忆起当年生病的父亲坐在床上等他放学时情景。由于生病无钱医治,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撒手而去,留下年纪尚小的湘华兄妹两人;在黄明飞家,他搀着双目失明的母亲给我们翻看起去世父亲的照片;而杨迪国、田收的父母也是疾病缠身,均无法从事较重的体力活。提起自己的父母,这些孩子,总是背过镜头偷偷地抹着眼泪。对于本来就很贫穷的山村来说,疾病就如一个恶魔,吞噬了所有的快乐,让贫困越发贫困。
  而比贫穷更可怕的是穷教育。走进这些山村小寨,“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全社会都来关心教育”的标语在破旧的老房墙壁上隐约可见,然而让我们痛心的是,教育根本还未能深入人心。很多村民还是保留着“读书无用”论,他们选择让自己的儿女出去打工赚钱。
杨迪国告诉我们,他们村的孩子基本上念完初中就出去打工,只剩下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村里的田地也荒废了很多。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莫湘华的小村庄,那里原本的1000多口人的村庄,现在只剩下40多口人,并且都是老人和小孩。
  对教育的忽视限制了这里人们的思想,限制了这些地方的发展,世代的贫穷又何尝不是由于这些限制所造成?大山希望有更多的人像这些有着梦想的学子一样,执着地走出去,再回来改变它、奉献它。
 

■放飞的希望
 

  “山的那边有什么”?“山的那边还是山”!“山的那边是大海”!四天的行程,我们看得最多的就是山。大山阻隔了很多东西,却阻隔不了孩子们对外面世界探询的眼神和一路向前的脚步。
  “希望能找份好点工作,回来改变这里”;“我要走出大山”;“把眼光放远些,先让脑子富有”——昏暗的灯光下,杨迪国笃定的话语;大山上,田收歇斯底里的呐喊;破落的家门前,黄明飞的坦言,让我看到困境中,那种自强不息、不断拼搏和追求的信念。在学校,一瓶酸菜曾是杨迪国一个星期的下饭菜,很多时候莫湘华的早餐就是白水加馒头,在别人玩耍的时候,黄明飞忙着计算,而田收则在洗衣池边摆上书本。
  贫穷并没有把这些孩子压跨,反而让他们多了一份成熟与坚定。莫湘华高考成绩全校第一,数学成绩全县第一;黄明飞成了他们村第一个大学生;田收被云南大学录取。在学校他们成绩优异,受到老师学生的一致好评。他们也乐于助人。麻阳民中的校长邓社军回忆,班里同学生病的时候,自顾不暇的莫湘华还毫不犹豫地捐出了10块钱。
  在这些学生的家里,不管是杨迪国的奶奶还是黄明飞的妈妈,亦或是莫湘华的伯妈,尽管有时语言不通,但他们的笑容总是让我感到温暖。他们用自己有限的能力拼了命地支撑着着几个孩子的学业。黄明飞24岁的姐姐甚至表示愿意晚两年找对象,不管怎样都要让这个弟弟读书。当被人问及为何不盖一栋新房子时,田收的爸爸,这个普通的农民在自家的木房子前自豪地说道“别人是树房子,我是树人”,而田收同样成绩优异的妹妹,为了成全姐姐,选择了外出打工。
 

■唤起的爱心
 

  四天行程走完,在车上,轻轻靠着椅背,却怎么也睡不着。一直在想,任何人都没法选择自己的出身,有人天生衔着金钥匙,有人却一无所有;150元钱有人要用一个月,有人却连买一支防晒霜都还不够。对于这些孩子,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一个善意的举动也许就能改变这些学生和家庭的命运。
  采访中,记者也从共青团永州市零陵区委书记彭定国和麻阳民中校长邓社军的口中得知,为帮助贫困学子,他们下了很大的功夫,减免学杂费,联系爱心企业、爱心人士资助等等。
  田收说:“老师来家中接我去学校,帮我免去部分学费还到处帮我申请赞助”;黄明飞说:“从高中到小学,感谢学校让我先读书后交费”;而莫湘华是在企业资助下读完高中,考上大学的他正忙着报喜。
  在这些学子的日记和言语中,我也看到了听到了他们对三一的感激。此次三一为65名贫困学子提供爱心助学岗位,是一家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的作为。目前三一也正在积极为这些孩子捐款。
  此次行程,我们的摄制组成员越到后面心越沉,憋了一股子劲,希望做一个真实的记录者,唤起社会更多爱心人士、爱心企业来关注和帮助这些贫困学子,因为这是一份爱心的体现,也是一种责任的驱使。
  但愿真如人所说,上帝是公平的,关上了一扇门,就一定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  (黄艳)

 

莫湘华和他的家人们

 

 

就是这位坚强的女人,把莫湘华一手拉大

 

 

这样的奖状莫湘华还有一摞

 

 

杨迪国每次回家要翻山两个多小时

 

 

杨迪国上的小学

 

 

采访永州零陵区团委书记

 

 

行车途中记下采访要点

 

 

田收的梦想从这里萌芽

 

 

深山中,田收呐喊:我要走出大山

网站地图 | 使用条款 | 联系我们

三一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湘ICP备 10005672号 ©2001- SANY GROUP ALL RIGHTS RESERVED

产品站

配件商城

活动站

操作手俱乐部

社区

二手设备站

3D产品展厅

品牌商品店

返回

回到顶部